一名相关文章

以涉嫌「阻碍警务人员执行职务」罪名拘捕现场餐厅一名男职员

餐廳男職員阻警進入被捕現場為砵蘭街與長沙街交界休憩公園處,對上為砵蘭街一間餐廳的天台,離地約10米高。昨日凌晨2時10分左右,現場附近因有大批示威者聚集堵路,防暴警察到場驅散,有人則躲入該間餐廳。多名防暴警員擬進入截查,惟被餐廳一名男職員頂住大門阻止進入。其後,警員成功進入餐廳並登上天台調查,並無使用任何武力。

2019年12月26日

邓宏魁是唯一一名登上榜单的中国学者

在刚果(金),微生物学家让-雅克·穆延贝·塔姆弗姆正领衔抗击埃博拉疫情。神经学家内纳德·塞斯坦及其团队在实验室中完成一项实验——通过特殊技术,在猪死亡数小时后取出猪脑并将其部分“复活”,在细胞层面恢复某些循环和神经功能。物理学家约翰·马丁尼斯及其团队成功让量子计算机执行了计算任务,并且完成的速度比现有最好的传统计算机都快。

2019年12月18日

10月时有防暴警察忽然被一名暴徒「割颈」

文|馮煒光黃藍是政見, 是非是良知﹗你可以政見不同, 但不能沒有是非之心。 今天有人發起「守護孩子」,譴責警方使用催淚彈, 其實是沒有是非之心的極致,背後是利用一般人對學生、孩子有天然同情的情結, 把一切責任都推給警察,以坐實「警暴」的口實。

2019年12月01日

另一名报称从美国来港当「义务救护员」的外籍人士

向洋記者介紹指揮中心視頻中清晰可見,校園被劃分了四個功能區域─前線作戰、天橋哨兵、武器製作以及控制中心。該名外籍記者的鏡頭深入後方,一班黑衣蒙面學生在運送一車磚頭,另一班學生則在堆砌。他的「導遊」告訴他:「這些東西用作路障,用來堵路,超級好用!」

2019年11月18日

对于培养学生做一名忠于新闻事实、不偏不倚的记者

「香港現在的情況,大家都可以見到,同一件事,可以有兩種截然不同的報道。當中肯定有部分是錯的、假的,而另一部分是真的。那麼,為什麼同是新聞專業出身的記者報道,卻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這是很值得思考的。」楊志剛認為,香港由於歷史、文化等原因,大多時候似乎很崇尚西方那一套新聞價值觀,例如新聞自由。楊志剛指出,西方的傳媒有它們值得學習的地方,但中國的新聞生態亦有它本身的特質。他說,每一個國家的發展階段不同,其新聞需要發揮的作用也有不同。

2019年11月11日

一名蒙面暴徒在众目睽睽下公然抢枪

大批暴徒在蒙面的加持下,愈夜愈放肆。在中上環一帶,暴徒到中資商會及快餐店門外,焚燒垃圾桶和紙皮等雜物,同時更破壞一間中資銀行設施,打爛櫃員機顯示屏。在銅鑼灣,有暴徒在港鐵站D2出口縱火,現場煙霧瀰漫,火勢極為猛烈,並傳出多次爆炸聲。其後,有蒙面暴徒對其他黨羽囂張大喊:「大家趁仲有得蒙面,咁就好玩盡佢啦!反正只要唔畀人捉到,就無人知我哋係邊個,唔使找數!」其連番無恥歪理,更獲現場多名暴徒拍手附和。其中一間中國移動門市店舖亦被大肆搶掠,櫥窗手機盡被拿走。

2019年10月05日

香港警察在乐富站制服一名黑衣男子

由修订《逃犯条例》引发的风波未平。今天(2日)是香港新学年开始之日,有网民发起“港铁超合作运动”,在多个港铁站意图阻碍车务正常运作,香港警员则在多站盾牌戒备。 综合东网和《星岛日报》报道,有警员戒备的港铁站包括尖沙嘴站、金钟站、美孚站、荔景站、大围站、太和站、元朗站、朗屏站、屯门站、东涌站及青衣站等。 今早在油麻地站观塘线月台有最少十几名示威者,用各种方法阻碍列车服务,包括用身体或雨伞物件阻挡车门关上,在月台及车厢内按动紧急停车按钮等。 戴口罩的黑衣人站在地铁车辆的门口,用雨伞阻止车门关闭。(美联社) 由于乘客求助、列车车门受阻、月台幕门运作等多宗轻微事故,港铁今早8时许,提示多处的线路的行车时间预计延迟。 警方在8时40分许在乐富站制服一名黑衣男子,并将他带开。 香港警察在乐富站制服一名黑衣男子。(法新社) 香港运输署称,现正密切监察各区交通情况,预计交通可能会比较繁忙,呼吁市民预早计划行程及预留充裕的乘车时间,以免受到延误。

2019年09月02日

报道:一批激进分子不满警方昨日拘捕一名女示威者期间

反修例行動昨日再度演變成激烈街頭暴力,警方凌晨在天水圍警署外制服多名不法分子,當中有一名穿長裙的女子被數名警員合力抬入警署時,疑其不停掙扎導致「走光」,露出內褲。

2019年08月05日

其中一名与东方金钰现任总裁张文风同名

此次赵宁辞职是否与其被证监会调查有关,暂时不得而知。值得一提的是,东方金钰近期正面临破产重整的局面。根据公告,继今年1月份兴龙实业申请对上市公司进行债务司法重整之后,7月份公司刚刚二度被债权人申请重整。最新申请对东方金钰进行重整的债权人为首誉光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2019年08月05日

敖特更花是杭锦旗当地小有名气的一名女民兵联队队长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库布其用30年时间写就绿富同兴的故事,在沙峰绿谷之间浇筑生态文明建设之花,伴随着绿色“一带一路”,走向世界。

2019年07月29日

老毛的师傅就是帮红军渡江的一名老船工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记者潘涛:一路翻山越岭,我们现在终于到达这个山头的制高点,红五军团修筑的两条军事防线现在还清楚可见,这是用石头和泥巴堆砌成的掩体,从这一端过去大概有100多米,刚刚我在这里站了十秒钟,就有小飞虫不停地往眼睛里钻,红五军团就是在这样的险山恶林中与敌人奋战的。

2019年07月21日

  • 共找到12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