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之所以每次都是从北大步行到二条-投资资讯
点击关闭

汽车声音-他之所以每次都是从北大步行到二条-投资资讯

  • 时间:

无锡高架桥坍塌

(4)

楊先生每次到二條的時間大約都是下午兩點多。據他說每天僅吃兩餐,早飯過後出發,有時在我家吃過晚飯才啟程回去,那就不可能再步行回北大。他說,要早些坐上32路汽車,才不至於回不了家。

楊先生在翻譯和教學方面,是個不講情面的人,他經常會慷慨激昂地對某些翻譯作品提出批評意見,有時甚至非常犀利尖銳。他主張學習外國文學必須要閱讀原著,而且要精讀原著,如此才能理解原著,達到精準地翻譯。他對莎士比亞的作品非常熟悉,我曾幾次看到他在我母親的書房裡舉着原著,大聲朗讀莎士比亞的《哈姆雷特》,似乎完全變了一個人。雖然我一句也聽不懂,但是深深被那種氣氛所震撼。那鏗鏘有力、抑揚頓挫的聲音回蕩在整個西廂房內,其中的感染力難以言表,真是種莫大(博客,微博)的享受。

最令我難忘的是,他住在北大,可是每次到二條都無一例外是步行前來,從來不乘公共汽車。這是我家裡人都不可理解的事。從北大燕園步行走到東四二條至少有二十多里路,一站汽車不坐,完全靠兩條腿步行,大概需要三個多小時。那時他大約每個月都會來二條一次,我一見到他,就會好奇地問道:「楊爺爺今天是怎麼來的?」他總會輕描淡寫地回答一句:「當然是走着來的。」他的個子不算高,小眼睛,很瘦,但是顯得很精神。他之所以每次都是從北大步行到二條,主要是為了鍛煉身體。當時他已經五十齣頭,據說還洗冷水澡。

楊先生來主要是和母親聊天,而且談的主要內容都是些關於翻譯方面的話題。那時,母親在朝內大街九爺府的科學院情報所上半天班。那時來二條的著名翻譯家除了楊善荃之外,還有北大西語系教授,陳夢家的夫人趙蘿蕤。趙蘿蕤很少和陳夢家一起來,多是自己獨自來。這兩位都是母親的師長,因此母親在翻譯問題上向他們請益之處很多。不久前,商務印書館送來母親翻譯的《女權辯護》一書,它已被列入「漢譯世界學術名著叢書」珍藏本,又令我想起當年母親向趙、楊兩位師長字斟句酌地請教翻譯上問題的情景。

▌趙珩楊善荃先生的主要成就是在外語教學方面,他早年任教的學校很多,曾在山東大學做過助教,後來任教於天津河北女子師範,並任西語系的系主任。上世紀30年代也任教於南開大學、輔仁大學。上世紀50年代在北大西語系任教,據說晚年還在北京國際關係學院任教。他經常來二條的時期大約是在我上小學二三年級時,也就是在1957年到1959年。

楊先生從年輕時就開始謝頂,因此許多輔仁的學生在背後都戲稱他「楊禿子」,他那時大概還不到四十歲。不過,我見到他時頭上依然還有些稀疏的頭髮。

今日关键词:苹果下架涉港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