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趣还有着一支几十年行业经验的专家团队进行岗位的把关-伊春新闻
点击关闭

人力行业-走出趣还有着一支几十年行业经验的专家团队进行岗位的把关-伊春新闻

  • 时间:

张掖市5.0级地震

實際上,不僅僅是澳洲,包括日本、新加坡、韓國等很多國家都對中國的跨境人力服務有着較多需求。一方面,較高的薪酬和開拓眼界的機遇吸引着一波又一波求職者,且市場需求與日俱增;另一方面,信息不對稱,供需不平衡,對資金安全有擔憂等矛盾也一直困擾着想出國就業的群體。

理想豐滿,現實骨感。搭建平台的願景毋庸質疑值得肯定,但挑戰也是客觀存在的。

如何才能合法合規的去海外工作?有沒有第三方的平台能夠提供擔保服務?互聯網+模式能否應用在這一領域?除了藍領技術崗位,大學畢業可以去海外工作嗎?

鑒於跨境人力流動的特殊性,不僅是國內,國外陣地也要開拓。2017年3月,走出趣日本分公司成立,建立了首個境外基地。

的確,來自澳大利亞建築商協會(Masters Builders Association)的統計數據表示,目前澳洲藍領工人平均年薪高達6位數,並且各種福利、年假齊全,與此同時,整個藍領技術人員存在着嚴重的短缺現象,向海外引進成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方式。

最典型的就是地推,目前平台的服務商已經達到上萬規模。發展更多線下資源,只靠鋪天蓋地砸廣告是不夠的,要做更多垂直的地推活動。走出趣的打法比較接地氣,通過一些服務地方群體的媒體、服務商資源以及線下門店去做推廣。

再來看產品端,隨意點開一條招聘需求,就能看到對應的崗位描述,包括人員要求、工作內容、福利待遇、發崗時間、簽證辦理周期以及食宿工作環境等信息。某種意義上與淘寶頗為相似,然而,淘寶銷售的是商品,而走出趣是幫助用戶獲取境外工作機會,後者存在更多的不確定因素。

創業企業想要贏得用戶的信任十分不易,為此,創業公司要有教育市場的決心和耐心。

綜上,解決信息不對稱和安全兩大痛點,走出趣的商業模式才得以運轉。官網數據顯示,截至目前,走出趣已經在全球範圍內註冊用戶已經超過300萬,提供海外工作崗位10萬+,平台累計已成功幫助數萬名求職者出國就業。

網上流傳着這樣一個段子:在澳洲,如果你的朋友是辦公室白領,那麼他的日子可能平淡如水不好不壞,但如果他是個建築工人、房屋修理工,並且定居澳洲,那麼他一定有一所大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開着跑車,過着悠閑的小日子.....

2技術驅動模式運轉同一思路複製到跨境人力資源領域,能否見效?

作為記錄者,熊出墨請注意找到了幾位有出國工作意願的求職者以及業內摸着石頭過河的創業公司,嘗試借他們之口還原該領域的全貌。

事實上,走出趣平台提供的不只有藍領崗位,還有專門針對學生群體的半工半讀、定製留學等招聘需求,以及大量的白領等高端崗位。例如,在走出趣APP內搜索「軟件工程師」職位,可查詢到日本、新加坡、新西蘭等地薪資數十萬不等的對應信息。

「這是一個巨大的藍海市場」,走出趣創始人、CEO暢麗坤對熊出墨請注意說道,在十多年前,這一行業由於國外和國內工資差距大,擁有海外工作崗位的招聘機構開着麵包車去縣城招人,只要立個牌子就能引來上百人排隊,機構還可以從中挑選能力強和形象好的,很多人為了爭取到名額甚至願意多出錢,當時的服務機構掙到的更多是信息不對稱的錢,「當時的行業可以說用麻袋裝錢來比喻一點也不為過。」

平台二字說來簡單,實則任重道遠。也因此,在跨境人力資源這條垂直賽道上,走出趣還要邁過幾道坎兒?

經過三年的沉澱,走出趣基本建成五大數據庫,僱主庫、人才庫、崗位庫、服務商庫以及商家庫。系統基於求職者的意願,利用算法可在海量數據庫中進行匹配的同時,進行大數據風控。

從走出趣APP上可以看到,其一端是全球僱主,一端是求職者,平台要做的是促成兩端對接。作為居間方,走出趣的重要職責是為平台上的產業鏈上的各種角色提供公平、公正、透明的運營規則和策略,輸出標準化的服務。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熊出墨請注意。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在阿里巴巴、搜狗、趕集等企業任職多年的暢麗坤,意識到互聯網打法在跨境人力市場大有用武之地,於是在2016年創辦了走出趣。

來源:熊出墨請注意ID:xiongxiongbiji

比如,阿拉伯語翻譯人才出國年薪大多為14萬-19萬元,某一僱主卻標出20萬+,是否存在什麼貓膩?同一類型崗位業內服務費標準在1.5萬上下,某一機構只要5千元的低價,這些都會觸動走出趣的智能風控體系,必要時進行崗位鎖定。

3前路依然挑战重重

另外,據中國商務部對外投資和經濟合作統計,2017年中國對外勞務合作派出各類勞務人員 52.2萬人,較上年同期增加2.8萬人;其中承包工程項下派出22.2萬人,佔42.5%,勞務合作項下派出 30萬人,佔57.5%。

此外,走出趣還在日本、新加坡、迪拜等地均有自己的專職團隊,他們能夠直接對接海外的僱主,對崗位進行源頭把關。

以淘寶為代表的電商平台,是零售行業信息不對稱的終結者。電商的出現,把億萬消費者的消費習慣從線下搬遷至線上,更多有價格和品質優勢的品牌在淘寶上脫穎而出,減小線下的價格差,讓供應與需求實現最短路徑的匹配。

行業痛點主要集中在兩個方面:第一,信息不對稱,求職者不知該去那裡尋找招聘信息,更無法確認招聘信息的真實可信度;第二是安全問題,由於出境就業的產業鏈條比較長,不論是人身安全,還是資金安全都仍然困擾着就業者。

在資金安全方面,走出趣採用了第三方資金監管的方式,類似淘寶平台的「支付寶」,直至求職者安全抵達海外工作崗位,點擊確認,服務商才能夠收到費用。

不僅如此,走出趣還有着一支幾十年行業經驗的專家團隊進行崗位的把關,比如平台上有阿爾及利亞的一帶一路項目招聘,專家團隊一眼就能看出這樣的項目是真是假,以及在不同的時間節點是否真的有這樣的項目在招人。

世界銀行發佈的數據顯示,2017年全球僑匯金額突破6千億美元。其中,流入印度匯款高達690億美元,居全球首位,中國以640億美元緊隨其後。預測稱僑匯數據還將以每年大概10%的速度增長。

在實際的採訪調查和走訪中,熊出墨請注意發現了更令人擔心的問題。大眾認知中,出國工作是一件相當有距離感的事。「看到出國工作后第一反應就是那些修鐵路、蓋房子的工人,還有就是一些木匠或者手工藝人。像我這樣剛畢業沒工作經驗,出國應該比較困難吧。」

白領群體是增量市場,藍領群體,尤其是下沉市場的藍領,則是存量市場。這一群體的教育工作更加費時費力。例如,一位有出國工作意願的美容按摩師就直言,「現在外面那麼多騙子,小公司怎麼讓人放心?」

此外,線下布局實現規模化之後,互聯網平台的定位要求打通線上線下,統一服務和標準。整個產業鏈條中的臟活、苦活、累活,正集中於線下的基礎工作之中。

因此,全球跨境人力收入總規模有望突破萬億美元。

但人力資源信息的匹配比商品更難。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數字化的加入,也顯得至關重要。拿前不久更新的3.0版本來看,走出趣對求職端的信息架構進行了重新調整,增加了熱門國家、熱門崗位以及視頻案例的入口。

互聯網如何賦能?淘寶模式或許可供參考。

另外,求職者可以對商家的服務進行評價,隨着平台成交數量的累計,商家在平台上的展示會體現出信用體系。此外,求職者的財產及人身安全方面,走出趣還與平安、人壽等保險公司合作,為海外求職者提供保險定製服務。

商業模式上,據暢麗坤介紹,目前走出趣的收入主要來源於兩個部分,第一是入駐平台的會員費和增值服務費,第二是訂單服務費,平台上每一筆訂單成交后,走出趣都可以獲得傭金收入。隨着走出趣商業版圖的不斷完善,未來還將在跨境人力服務行業更廣泛的產業鏈條上進行拓展。

最近幾年,隨着中國薪資水平的總體提升,求職者出國找工作的中介費和保證金已經從5萬降到1萬-3萬元不等,「雖然門檻已經降低,行業也越來越正規,但痛點仍在,是一個很少有互聯網涉及到的產業。」

1痛点突出的万亿蓝海

走出趣曾針對大學生群體做過一次市場調查,結果顯示90%的受訪者願意出國工作。在出國工作看重的因素中,除了薪資之外,他們更希望的是借工作機會開拓眼界、旅遊以及選一個自己喜歡的國家。但與此同時,90%的受訪者其實不知道自己也能出國工作。

從這一角度來說,風控是跨境人力資源領域的一門必修課。

今日关键词:投放1万吨冻猪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