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小朋友要完成和父母一起垃圾分类的家庭任务-体育新闻足球
点击关闭

小朋友处理厂-瑞典小朋友要完成和父母一起垃圾分类的家庭任务-体育新闻足球

  • 时间:

新iPhone更薄

一個小朋友今年3歲,雖然還不知道垃圾分類是什麼,但小豬佩奇動畫片里「Recycle,recycle ,Weaposre going to recycle。」的旋律一起,她就能搖搖晃晃地跟着哼唱。

掀起窗帘一角朝街角望去,作為暫時倖免的北京群眾,樓下立着的還是倆普通藍色垃圾桶,但我覺得「馬上就輪到了」。

7月初正式施行的《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像點燃了引信,在互聯網上炸出層出不窮的段子,炸出一場圍繞垃圾分類的全民大討論。討論熱鬧浩大,但畢竟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

垃圾分類早就不只是政府與垃圾的單挑了。比利時的首都布魯塞爾,只要人數超過12人,就可以預約環境衛生局的團隊上門宣講科普。德國的一些大學相繼設立了垃圾處理專業或課程……

我心有戚戚,決定看個懸疑劇冷靜冷靜。點開講連環殺人案的影片《輪到你了》,氣氛詭譎,垃圾分類間里有腳步聲緩慢靠近,嚇得男人猛然回頭,正撞上語氣悠悠的臉色煞白女鄰居「垃圾有好好分類嗎?沒有我就詛咒你……」更直白的是嫌疑人最想殺的人第一名竟是「不會垃圾分類的人」。

英國小朋友流行看動畫片學習垃圾分類,美、澳的小朋友入幼兒園第一天就會統一組織去垃圾回收站參觀。兒童帶動家庭也是一項策略,德國小朋友要寫環保日記,記錄和父母的環保日常,瑞典小朋友要完成和父母一起垃圾分類的家庭任務。

某些教育是無心插柳式的。《櫻桃小丸子》里小丸子的隨口感嘆「值日生好辛苦」,隱含着日本幼兒園的垃圾分類教育,午餐值日生要等全班用餐完畢后,收集齊全班的牛奶盒,展開奶盒、沖洗乾淨,晾乾再送回學校的回收站。日劇中的主人公常有在自動販賣機旁喝飲料的鏡頭,倒不是渴得慌,而是日本街道並不設置垃圾桶,只在自動販賣機旁配有可以垃圾分類的空瓶回收箱。

京都、東京、札幌等地的街頭還會出現神秘的武士團體,他們身着武士風格服飾,神情堅毅、氣勢十足地手持長械——垃圾拾撿器,維護着心中道義——「為了更乾淨的城市,用武士的精神向垃圾宣戰」,邊即興表演武士劍術,邊勤懇拾撿垃圾。遇到垃圾,他們往往先大喊一聲「懲罰那些沒有道德的人」,然後招式利落地將垃圾拋到身後背簍。這些「拾荒武士」有時會帶領中小學生一起走上街頭撿垃圾,有時全憑個人魅力,就能吸引到好奇的小朋友。

這也許是一錘定音式的結語。

也許因為都是面向未來的事,垃圾分類上沒人不重視兒童教育。

雖不至於死人,因扔錯垃圾而罰款入刑、被鄰居「嫌棄及教育」還是常見的後果。在美國,亂丟雜物屬三級輕罪,情節嚴重的還可能被監禁。實施連坐制的德國,一旦亂扔垃圾被發現,當地環境警察就會發出警告。倘若再犯,整個小區的垃圾處理費都會提高,引得物業與居民自發排查「罪魁禍首」,群體間的監督壓力讓人不得不打起精神。

不僅肩負着垃圾收集處理與科普的重任,舞洲垃圾處理廠可利用燃燒垃圾的熱量發電21990千瓦,在滿足自身需求之餘,每年再創收6億日元。

1992年的日本動畫片《蠟筆小新》被重新翻撿出來頂上熱搜,只因為其中一集小新一家也被垃圾分類困擾。

而在《名偵探柯南》里出現的垃圾處理廠也有真實場景。由宮崎駿的偶像百水先生進行外觀設計的大阪舞洲島垃圾處理廠,遠遠看去彷彿遊樂場,不知情的人絕不會把它和垃圾聯繫在一起。處理廠乾淨整潔、色彩明亮得恍若安徒生的童話世界,紅黃的條紋象徵著燃燒的火焰,形態各異的可愛窗子與爬山虎裝點着牆壁,標誌性的長管煙囪令人想起長發公主的城堡……

垃圾分類的消息無處不在,我們還能有個喘口氣的時間嗎?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

想到《蠟筆小新》里小新用奶萌的語氣念叨「以後就是垃圾分類的時代了,我會不斷地練習來習慣怎麼做垃圾分類」。

大阪舞洲島垃圾處理廠。感覺自己像被盯上了。我點開微博熱搜,10條里3條是垃圾分類,點開抖音視頻,首頁里小姐姐們的勁歌熱舞偃旗息鼓,換成了上海阿姨一臉真誠直擊靈魂的拷問,「你是個什麼垃圾?」

大阪市小學開設了「環境科」課程,學生們將在四年級到垃圾焚燒廠課外實踐,所以舞洲島垃圾處理廠還像個對外開放的科技館。在透明的封閉玻璃下,學生們可以看到垃圾處理的過程,並沿着一條專門設計的參觀路線,通過音樂、展覽、漫畫、遊戲等形式接受環保科普,甚至手動操作部分垃圾處理裝置——操縱直徑6米的機械手,抓起近10噸的垃圾。

實習生 徐競然 來源:中國青年報

日本東京的大型垃圾處理廠附近常建有體育場,利用垃圾焚燒發電的餘熱供體育場的浴室和游泳池使用,使公眾了解垃圾處理、回收之後對人和環境的積極影響。東京一家名為「Gomi Pit」(垃圾坑)的酒吧在一家垃圾處理廠旁開業,店主希望客人在酒吧享受生活時,也能對自己每天產生的垃圾進行反思。

某些教育是無聲的。垃圾投放日曆、垃圾分類App、飲料瓶或易拉罐「押瓶費」以及悄悄調整過的垃圾容器設計——為了「對付」偷懶不願分類的人,瑞典政府把扔瓶罐的容器口設計成小孔狀,把扔硬紙盒和紙板箱的容器口設計成信封狀。

社交媒體上垃圾分類的熱度還是不減。沒人否認垃圾分類本身的意義,但也許是一想到要把努力投入到漫長的堅持,幾乎要從零開始地面對,熱情里就裹挾着猶豫的情緒。

影音書畫在分垃圾這件事上,蠟筆小新、柯南比上海阿姨更專業

不過,迄今為止我看過最硬核的「垃圾分類教育片」還屬《名偵探柯南》——「一不遵守垃圾分類的女子,於半夜偷倒垃圾時,被一恪守分類要求的男子殺害於街頭。」

比利時小朋友們則「因齡施教」,幼兒園課程常以童話故事為線索教習分類,中學課程便不再局限於為何分類、如何分類,轉而代入垃圾分類中心員工、政府負責人、包裝生產商等不同身份進行話題討論,思考垃圾分類管理。

日本的畫風顯然更「燃」,「蜘蛛俠」「超人」等東京街頭的cosplay愛好者裝扮成二次元形象參加非營利組織發起的撿垃圾活動。

打造全球領先的垃圾分類回收體系,德國用了100多年;培養國民垃圾意識,瑞典花了一代人的時間;日本也在垃圾分類上長跑了40多年……縱觀垃圾分類較為成熟的國家,垃圾分類已融入生活里的細碎日常。

今日关键词:雪莉家人争夺遗产